当前位置:遵义千叶尚居家具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的京城三侠是哪些人?分别是什么出身?
红楼梦中的京城三侠是哪些人?分别是什么出身?
2022-09-18

在《红楼梦》里登场的少年男子,也没几个长得差了的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。

《红楼梦》贾家以外的人物虽不多。但有这么几个少年却让人印象深刻,堪称《红楼梦》第一男子天团。他们互相认识,引为朋友,就是冯紫英、柳湘莲、蒋玉菡、贾宝玉和秦钟几人。

抛开秦钟和贾宝玉这书生公子,其余三人则颇有共性,当得起一个“侠”字。

蒋玉菡是天下第一名伶,被称琪官,出身下九流一介戏子。

柳湘莲京城破落户,曾是世宦之家,如今只他孑然一身,游荡市井。

冯紫英是神威将军嫡长子,京城四公子之一,为人豪爽率性。

这样几个人物都因贾宝玉串联起来,与秦钟一样,各自演绎了他们的悲欢离合人生。他们三人的结局,地位越高,结局越惨!

一,先说蒋玉菡。

蒋玉菡是冯紫英宴请贾宝玉时请来的陪客。看似高看一眼,实则与那妓女云儿也没什么区别。

蒋玉菡出身下九流,社会地位最低。说白了就是当时权贵的一个娱乐工具。呼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但是蒋玉菡出场后的影响却不凡。他用头天得自北静王赠送的茜香罗汉巾,换了贾宝玉的“玉玦”和松花绿汗巾,非常有隐喻。

第一,代表贾家决心与北静王正式结党。

第二,“松花绿汗巾”是袭人之物,预示二人以后的姻缘。

根据袭人的判词,和脂砚斋批语,她最后被贾宝玉嫁给蒋玉菡。“堪羡优伶有福,可怜公子无缘”。

根据蒋玉菡[悲愁喜乐]酒令,四句酒令对应在座四个男人,“女儿乐,夫唱妇随真和合”,说得就是他与袭人婚后的幸福。

当然,蒋玉菡的人生不止于此。第三十三回忠顺亲王派人讨要蒋玉菡,贾宝玉说他在紫檀堡置业。随后就没有了消息。到最后迎娶花袭人之间,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。

蒋玉菡是下九流,卷入北静王和忠顺王,势必没有好果子吃。贾宝玉尚且被贾政打个半死,又何况于他。

从袭人的判词图画“一束鲜花,一床破席”来看,“破席”不是指花袭人非完璧之身,曹雪芹也不会如此低俗恶毒。反而是指蒋玉菡“破戏”,最可能被弄“哑”了嗓子,不能再唱戏。

好在蒋玉菡功夫还在,不能做天下第一名伶,带领个小戏班,教授徒弟温饱甚至小康没有问题。

贾家抄家后,也是蒋玉菡和袭人于危难中奉养了贾宝玉夫妇一段时间。固然袭人有情有义,也是蒋玉菡侠义。

当然,蒋玉菡就是“将玉含”,是贾宝玉非常重要的影子人物。袭人嫁给她,既有林黛玉外嫁的伏笔。也有金玉良姻的另一种人生。不提。

二,再说柳湘莲。

柳湘莲是贾宝玉和秦钟的好朋友。秦钟死后,柳湘莲也不忘他,查看到坟茔松动,还主动筹钱给他修坟。

柳湘莲是仗义的游侠人物,典型的“江湖”中人。虽然长得风流倜傥,又串的好戏,却实在是个火爆脾气的烈性男子。

赖尚荣的赴任宴会上,柳湘莲遭到龙阳之兴病发的薛蟠骚扰,不管不顾将之暴打一顿后亡命天涯。

关于他的去向,可以肯定是入伙做了强盗。所以才有薛蟠游历归来,于平安州被强盗打劫,柳湘莲适逢其会将其解救,二人冰释前嫌的“巧合”。

薛蟠热心肠,拉着柳湘莲要回家过好日子,路遇贾琏平安州干事,说起姻缘,贾琏做主将暗恋柳湘莲几年的尤三姐许配给他。

按说一对好姻缘,谁想柳湘莲听闻尤三姐是宁国府贾珍小姨子,想起宁府聚麀之诮的丑闻,说什么也要退婚。结果令尤三姐“耻情自尽”。

柳湘莲和尤三姐的悲剧是注定的。但同样也是宝黛爱情的另一种样子。

尤其柳湘莲,他最终斩断三千烦恼丝与跛足道人离去,是在尤三姐死后备受打击,浑浑噩噩将死之时。结合甄士隐的“下世”之兆,预示贾宝玉日后离开薛宝钗,也不是故意抛弃,而是有了将死之兆被癞头和尚点化而去。

柳湘莲是个侠士,内心却仍旧迂腐,不如贾宝玉豁达。尤三姐是个好女儿,足以匹配他为妻。而他过于追求“贞洁”,以至于错失良妻,最后悔恨交加出家而去。实则也是误了终身。

其实,尤三姐的放浪形骸,只是行为举止。她仍旧恪守了一个女儿心中有爱对身体的“珍惜”,并没有失足。

柳湘莲和尤三姐相比,不如尤三姐那般勇敢,才是二人悲剧的根源。同样,贾宝玉其实也没有林黛玉勇敢,也是黛玉的悲剧根源。

三,最后是冯紫英。

冯紫英很重要,只因他是史湘云的丈夫。

如今最盛名的说法是史湘云的丈夫是卫若兰,其实不过是红学家的说法。而曹雪芹和脂砚斋都没有这么说。

其实,脂砚斋两条关于卫若兰射圃的消息,都与冯紫英有关。

(第二十六回)说犹未了,只见冯紫英一路说笑,已进来了。【庚辰眉批:写倪二、紫英、湘莲、玉菡侠文,皆各得传真写照之笔。丁亥夏。畸笏叟。】【庚辰眉批:惜“卫若兰射圃”文字无稿。叹叹!丁亥夏。 笏叟。】

(第三十一回)因麒麟伏白首双星【庚辰: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。提纲伏于此回中,所谓“草蛇灰线,在千里之外”。】

“因麒麟伏白首双星”很多人认为是讲贾宝玉和史湘云,实则大错特错了。

麒麟代表麒麟送子,是生子之意。两个麒麟是双生子。

白首代表美满姻缘。史湘云第三十一回一来定亲,是“白首”出处。

双星就是双子星,古人用以隐喻双胞胎男孩。

(第二十八回)下该冯紫英,说道:

女儿喜,头胎养了双生子。

女儿乐,私向花园掏蟋蟀。

女儿悲,儿夫染病在垂危。

女儿愁,大风吹倒梳妆楼。

《程乙本》几百年来冯紫英的酒令顺序都与众不同,为[喜乐悲愁],对应史湘云的[乐中悲]。二人的酒令和曲子内容几乎一样。

而“双生子”对应“白首双星”,两只麒麟,更是一点不错。

冯紫英出场是“说笑着进来”,与史湘云大说大笑一模一样。

史湘云推崇“唯大英雄能本色,是真名士自风流”,所以葵官改名叫“韦大英”,都对应冯紫英。与卫若兰毫无关系,更与贾宝玉无关。

可惜的是,冯紫英那般豪侠爽直的人,却也因为冯家与贾家一样惨被抄家。“女儿悲,儿夫染病在垂危”。最终一命呜呼,留下史湘云和两个孩子,不得已流落到烟花巷,就像在场的妓女云儿一样。

冯紫英和史湘云性格相近,家世相当,夫妻婚后从[喜乐悲愁]酒令就能看出冯紫英对湘云的疼爱。可惜好景不长。史湘云到底[乐中悲]。

冯紫英的[喜乐悲愁]酒令顺序,其实不是后世抄错,而是曹雪芹故意为之,就让读书人知道史湘云的丈夫是冯紫英。后来很多出版者故意更改,反而将线索毁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