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遵义千叶尚居家具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?真相是什么
红楼梦中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?真相是什么
2022-08-29

贾元春金陵十二钗之一,贾府四春之首。是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。

“薛小妹新编怀古诗”。要不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。薛宝琴在“暖香坞雅制春灯谜”,一不小心就从去过的地方捡了十处景色,做了十首灯谜。借古喻今猜俗物。

前文我们粗略统计了十首怀古诗,是除了薛宝钗和巧姐以外的金陵十二钗众人的命运。由本文开始再延展一下,对每首诗做一番详细解读。

关于谜底只能说尽量去猜测,准确与否不做主要解读。本文主要结合怀古诗与人物关系,作一点“推理”解读,是不是,见仁见智!

赤壁怀古其一

赤壁沉埋水不流,徒留名姓载空舟。

喧阗一炬悲风冷,无限英魂在内游。

《赤壁怀古》这首怀古诗,影射的是贾元春。

薛宝琴幼年随着父母哥哥游览天下名胜,赤壁古战场不可不去。这首诗就根据赤壁之战作了描写。

苏东坡曾经也在赤壁发出传诵千古之音:

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故垒西边,人道是、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

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 谈笑间、强虏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”

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是咏赤壁之战最好的诗词。薛宝琴这首诗比不得先贤,但作为灯谜则颇为巧妙。

“赤壁沉埋水不流,”赤壁之战极为惨烈,战船、士兵、兵甲沉埋水中,阻断了江水的流淌。

“徒留名姓载空舟。”徒留将士名字陪伴着空无一人的舟船,随波逐流。

“喧阗一炬悲风冷,”大战激烈时,士兵们纷乱嘈杂的喊声,随着一把大火付之一炬过后,越发显得风冷而悲怆。

“无限英魂在内游。”无数失去生命的英魂,在江水里游荡。

关于《赤壁怀古》的谜底历来颇多争议。有人说是“走马灯”,有人说是出殡时的法船或者棺材。

走马灯还算有可能,出殡的法船、棺材绝无可能。毕竟春灯谜不会如此不吉利!

走马灯的话又似乎与前面林黛玉的灯谜有冲突。其实这首《赤壁怀古》的灯谜谜底,本人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,应该是“河灯”。

古人在初一、十五会有放河灯祭奠亡魂的习俗。尤其在三月三、乞巧节、七月十五中元节和八月中秋,更是会大规模放河灯。

每一盏河灯代表过人对故人的追思,也就承载着一个亡魂的名字。河灯一多将河面阻塞,仿佛将河水截断。千盏河灯也仿佛赤壁之战被点燃的战船一般壮观。

所以,“赤壁怀古”的灯谜是河灯,又契合上元佳节春灯谜的第一首点题之作,可谓极为恰当。

而且,贾元春的生辰又是正月初一,古来江南也有放河灯的习俗。尤其乞巧节,又对应了贾元春省亲时点的四出剧目之《乞巧》,被脂砚斋评语[〈长生殿〉伏贾元春之死]!

这是《赤壁怀古》为贾元春伏笔的第一个线索。

第二个线索,源于赤壁之战的实际情况。

赤壁之战是曹操亲率百万大军伐吴,本想一统天下却被周瑜火烧连营打得大败而回,差点在华容道丢了性命。当然,这是《三国演义》的情节。

不过苏轼的《念奴娇》追忆的是“三国周郎赤壁”,薛宝琴却说“无限英魂在内游”。从意境上,《赤壁怀古》透着悲凉沉郁的氛围,伏笔了贾家被抄家的悲凉!

汉末天下大乱,彼时曹操、孙权、刘备割据一方,名义上仍是汉朝臣子。曹操发动赤壁之战,孙权联刘抗曹,火烧曹营大败曹操,自此之后三分天下大局定鼎。

赤壁之战的本质还是内乱!曹操为私利讨伐孙刘,不谈胜败,就是《季氏将伐颛臾》,孔子说其为不义之战,“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与?”

赤壁之战也是“相逢”!曹操与孙权刘备的内部利益斗争,相当于皇帝与贾家的矛盾不可调和。贾元春一如是“小乔”,也如牺牲的无辜兵士!

只见画着一张弓,弓上挂着香橼。也有一首歌词云:

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。

三春争及初春景,相逢大梦归。

贾元春的判词图画极为重要,具体有这么几种解释。

“弓”代表三层意思。一,通“宫”,预示元春贤德妃的身份。

二,通“军事”,“弓”主战争和军事,与“相逢”对应。

三,通“鸟尽弓藏”。贾家世袭是皇帝。将贾家抄家又是皇帝出尔反尔。

“鸟尽弓藏”预示贾家被抄家是皇帝算计,无论他们是否犯重罪,都难逃一劫!

第四回出场的冯渊通逢冤,暗示贾家抄家是被人设计陷害、逢冤受难!

“香橼”的变种是佛手,代表福寿。香橼却不具备这层吉祥隐喻。注定元春没有福寿。

香橼内心酸、苦、涩,是“心有不甘”的体现!

我们总说焦大是贾家的具象,预示贾家盲目“骄狂自大”!

贾家自恃有功之臣,对新皇帝不忠不顺不放在眼里,一如焦大藐视贾敬、贾珍、贾蓉等主子一般。

焦大会“醉骂”,在于他“心有不甘”。凭什么我有那么大功劳,有好处不给我,还支使我干一些没好处的活,被不如我功劳大的赖二呼来喝去……

焦大年老好吃懒做还骄狂自大不顺从,贾珍一家对他也是“心有不甘”。凭什么我是主子,还要被这老奴才看不起,肆意谩骂,束手束脚?

焦大与宁国府的矛盾不可调和,就像贾家与皇帝的矛盾不可调和,双方都心有不甘。

宁国府众人碍于焦大功劳,不断不断忍让。直到遇到杀伐果断的王熙凤行霹雳手段,直言要“打发了这无法无天的奴才”。就像前几代皇帝都能容忍贾家,直到这一代皇帝雄才大略,一举抄了贾家!

焦大曾经有功,但对这一代主子无功有害,将他“打发了”才会一了百了。贾家抄家就是因为他们对这一代皇帝来说无用而有害!

当然,贾元春也同样“心有不甘”!她早年被迫送入宫里不得宠,就算晋升贤德妃也是皇帝碍于贾家权势,不得已的暂时妥协!元春无宠,生活不快乐,她省亲回家哭哭啼啼,都是在宣泄满心委屈!

《赤壁怀古》这首诗借由赤壁之战的“不义”,讲述了贾家与皇帝的权力斗争对贾元春的影响。

贾家自己不努力,只想凭借一个女儿就当皇亲国戚,坐享其福。

皇帝则通过贾元春麻痹、试探贾家的忠心。贾家终究不堪为皇帝所用才会惨被抄家。

脂砚斋说[长生殿伏贾元春之死]。暗示元春与杨贵妃一样,死在一场类似马嵬驿之变的冲突之中。“相逢大梦归”,苦的是夹在中间的贾元春。“大梦归”预示的就是元春之死。第三个线索就在元春的判词中。

需要注意的还有“榴花开处照”这一句。

“榴花”典出东吴孙权的皇后潘淑。孙权宠爱皇后潘淑,为其修建榴环台,并立潘淑的儿子为太子。后世将潘淑尊为五月榴花神。

孙权晚年病重,潘淑为让儿子继位卷入皇权之争。一天夜里突然被几个宫人缢死。后世猜测是孙权派宫人缢死了潘淑,避免“子少母壮”影响朝政。

潘淑被缢死,杨贵妃被缢死,预示贾元春也是被缢死。

潘淑之死发生在赤壁之战后。主角还是“东吴”孙权!是作为《赤壁怀古》影射贾元春的又是一条证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