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遵义千叶尚居家具有限公司搞笑对面有个贵妇人
对面有个贵妇人
2022-08-07

有人说金钱是万能的,但有人反驳说金钱不能买来爱情。那么金钱在爱情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金钱真的能买来爱情吗……

1. 寂寞贵妇

照江市有个花园小区,花园小区一共有四期房源,一期的房屋是十年前竣工使用的普通住房,租金也相对便宜。可与一期相隔不远的四期,是刚出售的高档公寓,一套房子最少也得500万,是照江市最有名的豪宅之一。

有这么三个小职员,分别来自不同的公司。一个叫赵前进,一个叫钱多雨,还有一个叫孙富贵。三个男人年龄相仿,都是二十大几。由于各自的公司业绩一般,三个男人的收入也平平常常,至今都没有找到女朋友。为了节省开支,三个陌生人合租在花园小区一期一套改建的三室一厅里。

入住不久,赵前进发现对面四期的一栋高档公寓里,住着一个少妇,不到三十岁的样子,总是独自一人在家,看起来也没有工作,完全是一个养尊处优的阔太太。一天晚上,赵前进用望远镜偷窥那少妇,少妇正穿着高档性感的真丝睡衣在家里晃悠着。一旁的钱多雨看赵前进观察得入神,也跑过来看,看罢后,钱多雨说那少妇也就一般人,没啥看头。孙富贵闻声过来一看,也说少妇一般般,没劲!赵前进也应和道:“女人不漂亮,有钱管个屁用!”嘴里是这么说,但他的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。

赵前进打的是什么小算盘呢?他想,首先要弄清少妇独身的原因,她的老公是出差了,还是遗弃了她。如果是第一种情况,他赵前进就打不了贵妇人的主意;如果是第二种情况,他就想办法把贵妇人追到手。现在这个世上,娶个有钱的女人,可以少奋斗十年,这种在小公司做小职员的日子他再也不想过了!

一天工作日,赵前进向公司请了病假,呆在家里,观察着对面的公寓。早上九点多,贵妇人身着一身名牌衣服下楼了,手里还牵着一条看起来很名贵的狗。赵前进迅速下楼,装着无意碰见的样子来到贵妇人身边,热情地看着狗,说:“小姐,这是我看到过最漂亮的狗了,叫什么名字?”

或许是贵妇人一个人寂寞了,她没有对一个陌生人的搭讪表现出反感,而是和蔼可亲地说:“它叫玛莎,是一只纯种的约克夏。”

赵前进立刻赞扬道:“好狗好狗,名贵的狗就应该配美丽的主人!”贵妇人嫣然一笑。

开局不错,赵前进和贵妇人攀谈起来。交谈中,他得知贵妇人姓柴,四川人。渐渐熟悉了,赵前进斗胆问道:“柴小姐,恕我冒昧,我就住在你对面,我看见你们家怎么就你一个人呢?大哥到哪里去了?”

柴小姐的脸上一下子显得忧伤起来,叹了一口气说:“出车祸,死了。”

赵前进听了大喜,装出悲伤的样子说:“不好意思啊柴小姐,我惹你不高兴了。”柴小姐淡淡一笑。

又聊了一会,赵前进把话题又引到他最关心的路线上来:“柴小姐,像你这么好的条件,不应该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扛,应该找个另一半。”柴小姐没有回避,说:“我有什么好条件?不过说实话,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是个事情。”

赵前进迫不及待地说:“柴小姐你说说,想找什么样条件的,说不定小弟能做回红娘呢。”柴小姐说:“找个知冷知热、爱我的男人就行。”

赵前进大喜,差点没说自己就是知冷知热的男人。刚想深入主题,柴小姐说她要回家了,赵前进恳切地说:“柴小姐,咱们也算是邻居了,你一个女人家不容易,有啥不方便的事打个招呼,我随叫随到。”柴小姐道了谢,随后两人还互留了手机号码。

晚上,钱多雨和孙富贵下班回家,或许是赵前进太高兴了,无意中说漏了嘴,说今天看见贵妇人了,一脸的蝴蝶斑,那个丑啊!钱多雨说:“我打老远看还有点水桶腰呢。”孙富贵说:“她的眼睛一大一小!”几个人损着柴小姐,不停地“哈哈”大笑。

又过了几天,赵前进听柴小姐说明天是她的生日,他赶紧说:“柴小姐,明天我陪你过生日。”柴小姐欣喜地看着他,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第二天是周末,赵前进在商店给贵妇人买了一套高档化妆品,又买了玫瑰蛋糕,然后直奔柴小姐家。

柴小姐开了门,让赵前进进了家,一进家门,赵前进愣住了—原来在客厅里的沙发上,钱多雨在那里坐着,面前还摆放着玫瑰蛋糕,还有一件连衣裙,看包装,也是名牌货。

老天!原来钱多雨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,嘴上说不稀罕贵妇人,可暗地里早就行动了!

就在两人尴尬之际,门铃又响了,柴小姐去开门,赵前进和钱多雨抬头望去,差点没跳起来—门口竟然站着孙富贵!孙富贵一手捧着蛋糕,一手提着礼物、鲜花,正深情地朝着柴小姐笑呢!

2. 麻将风云

柴小姐让孙富贵赶快进来,孙富贵刚踏进屋,看见赵前进和钱多雨,那深情的笑脸就定格下来,结结巴巴地说:“哥—们—你们也在啊?”

柴小姐疑惑地问:“你们都认识?”赵前进愣在那里,他想不到除了自己和钱多雨,竟然还有一个打鬼主意的“第三者”啊!钱多雨大概也是这种情绪,不阴不阳地说:“当然认识,我们住在同一套房子里,就差睡在一张床上,怎么能不认识?”

柴小姐“哦”了一声,说:“我说呢,我对门怎么那么多邻居呢,原来你们合租在一起的啊!”柴小姐这话,让钱多雨意识到,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好,透露了合租这个残酷的事实。一个都“奔三”的大老爷们,到现在还和别人合租,混得好不到哪里去!想当初,自己话里话外,那房子的产权都是本人的,想必那两个不要脸的也是这么糊弄的吧?

柴小姐没想那么多,她高兴地说:“既然大家都是朋友,就最好,来者就是客,都坐下来坐下来。”

三个人坐下来,都各怀鬼胎,说啥好呢?柴小姐见状,打开僵局,说:“要不我们正好四个人,打麻将好了,我也没啥爱好,就喜欢打麻将。”

三个人心想,这倒是解除尴尬的好方法,于是纷纷应和。柴小姐说:“带点彩头吧,听牌一把二十块,自摸翻倍,这点小刺激,公安局来人都不算赌!”几个人围坐下来,开始打麻将,渐渐的,各自脸上的尴尬也少了。

赵前进的“麻技”是东方不败的级别,今天的手气也不错,第一局就抓了一手好牌,就等着听牌了。两圈过后,赵前进抓了自己要的“五筒”,哈哈,第一局就自摸,一下就赢一百多啊!

赵前进正准备将“五筒”甩在麻将桌上,却忽然想到,自摸上了,其他三个人都要上贡,柴小姐也不例外。柴小姐有钱是不假,可爱玩牌的人最不高兴玩牌输钱,这不是扫柴小姐的雅兴吗?于是,赵前进把高举起来的手又缩回来,将五筒插进一溜麻将牌里,随便拎一张打出去。

又是几圈过后,柴小姐小手一拍麻将桌,一声脆响之后,她声音尖利地喊道:“五筒,自摸!”

看着柴小姐的牌,三个人纷纷说“好牌好牌”,兴高采烈地将钱递上。

就这样,一连几把,柴小姐尖利的“自摸”声都会响彻房间。等到她第十次自摸时,赵前进腰包里只剩最后一张老人头了。这个时候,他也明白了,钱多雨和孙富贵和他一个心思,不由地恨得牙根发痒,恨不得抽他俩几个耳刮子。

没多久,柴小姐第十一次自摸成功,这时,赵前进口袋没钱了,不想让柴小姐看到这样的窘相,提议不打了。钱多雨和孙富贵也撑不住,附和说麻将不打了,开始庆祝生日吧。

接下来,柴小姐点蜡烛,切蛋糕,三个人各怀心思、南腔北调地唱“祝你生日快乐”。蛋糕吃完,午饭也解决了。这时柴小姐接了个电话,似乎要出门的样子,三个人知趣,告辞回家。

三个人回到宿舍,终于憋不住,面面相觑:小子,跟哥们玩猫腻!再后便是江湖一笑泯恩仇。

赵前进笑罢,脑子却清醒:残酷的比拼和竞争才刚刚开始呢。柴小姐不是一块好看的肥肉,可是因为有了钱,这不好看的肥肉就成了最可口的佳肴!

随后的几个双休日里,柴小姐都会热情地邀请三个单身汉去豪宅里打麻将。几个星期下来,赵前进、钱多雨和孙富贵的钱包统统瘪了下来。

赵前进想,再也不能这样持续下去了,一定要探探柴小姐的口风。

一个双休日的下午,赵前进偷偷地来到柴小姐家,寒暄几句后,赵前进说:“柴小姐,恕我直言,你可能也意识到了,我喜欢上了你。我想与你手牵手,与你白头偕老。但是我也知道,在你面前,我就是高山下的一棵草,大海里的一滴水,肯德基里的炸鸡腿。你有理由拒绝我,但我希望你给个痛快话,你愿意接受我吗?”

赵前进被自己煽情的话感动了,眼睛里湿漉漉、热乎乎的。

柴小姐看着赵前进,沉默了一会儿,轻叹一口气,说:“前进,你提出的这个问题,前几天钱多雨和孙富贵也分别问了我。说实话,和你们三个人结识以来的日子里,是我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。你们三个人都年轻帅气,又都喜欢我,这是我的福分。我自己都不知道,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我。我只能嫁给你们其中的一个,我已经和钱多雨、孙富贵说好了,过几天,我就叫我爸过来,让他给我拿个主意,你看怎么样?”

赵前进心里的石头落到胸腔,差一点到胃部底层。柴小姐已经决定和他们三个人之中的一只鸳鸯成双,虽然花落谁家还不一定,但是总归有了条底线,于是他爽快地赞成了。

“好!你们三人都同意,那这事就这么定了,明儿我就通知爸爸过来。”

柴小姐还告诉赵前进,他的爸爸姓张,是她的养父,柴小姐十八岁时就离开他,来这个城市打拼。虽然这些年很少和养父联系了,但毕竟对自己有养育之恩,在终身大事这个重大问题上,她还是想尊重他的意见。

赵前进献媚地夸赞柴小姐高风亮节、道德高尚,绝对是可以托付的人,把柴小姐夸得眉开眼笑。

3. 三个女婿

两天后,柴小姐的父亲老张来到女儿身边,柴小姐电话通知了赵前进、钱多雨和孙富贵。下了班后,三人急匆匆地赶回合租屋。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大家的尴尬反而少了,现在是竞争社会,谁不想娶一个能给自己带来实惠的女人?即使竞争,也是光明正大的。三个人都心知肚明,晚上得给老张接风洗尘。第一印象很重要,说不定,谁给老张的第一印象好,谁就能理直气壮地叫他“爸”,甜甜蜜蜜地做他女婿。

三个人收拾停当,先后来到柴小姐家,拜见从大熊猫故乡来的老张,那气氛,就像少见多怪的观众看到仰慕已久的大熊猫,热烈而恭敬。之后,大家众口一词地提议:请伯父到酒楼小聚,为伯父接风洗尘。

一行人来到本市最有名的川菜馆。请老张落在正座后,赵前进恭恭敬敬地将菜单呈到老张面前,请伯父点菜。老张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,说大家随便点些就成。钱多雨接过菜单,挑了价格排名前十位的菜点好。孙富贵不甘示弱,早早地叫好了茅台干红等酒水。

酒菜上齐,花花绿绿,满满当当。三个男人竞相为老张和小柴夹菜舀汤,祝福的酒儿一杯接一杯。老张枣红的脸膛被酒菜营养得红扑扑的,他不停地说:“我闺女的命怎么就这么好呢!我闺女的朋友怎么就这么好呢!”

老张的话说得三个人心里不是个滋味,这样的奢侈他们可是生平第一次!要不是打柴小姐的主意,怎么舍得这样大出血?

老张略有醉意后,柴小姐说不喝了,朝服务小妹喊了声“埋单!”小妹笑吟吟地走过来,说:“一共是两千六百五,请问谁埋单?”

三个男人像被电棍点到一般,“噌”一下跳起来,抢着要埋单。小妹一时不知道怎么办,这三个男人的钱都直往她的怀里塞,看样子不是做样子,该收谁的呢?小妹似乎看出了名堂,三个男人抢埋单,都是冲着老头来的,小妹灵机一动说:“三位先生,我知道你们都是想向这位老伯表达孝心,你们都抢着埋单,可我只能收一个人的钱啊!我看不如这样,你们的钱我都收下,不过呢,这顿饭钱依然是两千六百五,剩下的钱,交给老伯吧,这样大家都表示了心意,你们看好不好?”

三个人都一愣,但很快表态,说这个办法最好。小妹将剩下的钱全都递给了老张,老张激动得手足无措,连声说“使不得使不得”,但三个男人态度坚决,说老伯你要是不收下,就是看不起我们。老张 见盛情难却,只好揣上那一大摞钱,直感慨闺女落到蜜罐里了。

散场后,三个男人回到宿舍,又不好意思起来,大家没说什么,匆匆洗了一把,各自回到床上烙烧饼。

随后几天,三个男人鞍前马后地陪着老张父女游山玩水,个个争先恐后,体贴入微,各自又花了不少钱。

第五天晚上,柴小姐打电话给三个男人,说父亲第二天要回老家了,要他们一起到她家里去,听听老父亲的意见,三个男人的心顿时悬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,三个人坐在老张的面前。老张很感激地说:“孩子们,这几天你们受累了,也花了不少钱,我心里有愧啊!事先闺女也和我说了,要我在你们三个人中选一个做我女婿。选谁呢?这几天来,我左右思量,觉得这个也好,那个也好,总之,你们都好。现在社会开明了,老辈也不能替儿女包办,所以我给一句话,你们三个人中,哪个做我女婿,我都没意见,具体选谁,你们商量着办吧!”

三个男人几乎要晕倒,转来转去,这又转回来了,这三凰求凤的连续剧要演到哪集才是大结局啊?

4.选择退出

老张把皮球踢给了柴小姐,柴小姐还是左右不定,让这场三凰求凤的游戏又有始无终,看不到尽头,三个男人的战争何时才能结束?

坚冰还是从内部打破,最先退出的是孙富贵。

老实说,这场闹剧从拉开序幕到现在,孙富贵一直是在忍痛表演。孙富贵献媚于柴小姐,可以说是迫不得已。孙富贵的老家在贵州的一个贫困山区,为了他读书考大学“跳农门”,整个家庭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:父母卖血,姐姐早嫁,让人内疚的是他的哥哥,媳妇快进门那年,孙富贵考上了大学,为了让弟弟带着足够的学费跨入大学门槛,他把给媳妇家的礼金塞给了弟弟。婚事拖了不久,女方另攀高枝,哥哥错过了初一,再也没有等到十五,至今还是个单身汉。

孙富贵大学毕业后,发誓要在城里做一番事业,挣大钱,可干大事挣大钱,对于一个没有背景的小人物来说,何其艰难!在这种情况下,孙富贵遇到了柴小姐,他想通过委屈自己攀上高枝,走一条成功的捷径,拯救家族,可闹剧演到如今,自己已经没有财力和精力演下去了,放弃是唯一的选择。

这天晚上,三个男人下班回家,孙富贵大吼一声:“老赵老钱,你们到客厅来一下,我有事情和你们商量。”

赵前进和钱多雨闻声来到客厅,孙富贵招呼他们坐下,清了清嗓门说:“两位兄弟,我今天要说的这个事情,是关于柴小姐和我们三人的。柴小姐是个好女人,柴小姐说她没有什么家业,也没有什么企业公司,但我们都清楚,这是她低调,不愿意露富。现在的情况是,我们三个男人柴小姐都不忍心辞退,但归根结底,要有两个男人退出。我们三个人这么耗着,没意思!所以,我宣布,我退出争夺柴小姐的行列。”

赵前进和钱多雨大吃一惊,望着孙富贵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但是,我的退出是有条件的。”孙富贵接着说,“毫无疑问,我的退出,你们两个人从中得益了,起码是成功的概率从原来的百分之三十三点三三,增加到现在的百分之五十。既然你们是既得利益者,你们也应该为之付出代价!”

赵前进和钱多雨异口同声地问:“什么代价?”

孙富贵不紧不慢地说:“你们也知道,在追求柴小姐的过程中,我前后花了一万多块钱。现在,我退出追求柴小姐的行列,把机会让给你们,我的要求只有一个—你们把我花掉的一万块钱补偿给我。”

钱多雨尖叫道:“我们凭什么补偿给你,你又不是花在我们身上。”

孙富贵说:“你们要是不同意,我无所谓,继续和你们耗着就是。”

赵前进说:“你耗着是什么意思?”孙富贵有些冲动地说:“就是继续追求柴小姐!这鸟事情就像炒股,反正是赔了,割肉没意思,套在那里,看着它跌我也乐意!”

赵前进和钱多雨面面相觑,孙富贵见状,趁热打铁地说道:“你们好好权衡一下,如果同意,就下楼取钱。不同意,就当我没说,咱们接着来!”说完,他叼着烟卷,趿拉着拖鞋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这个夜晚,赵前进和钱多雨的思想斗争很激烈,好久才入睡。

第二天早上,孙富贵上班的时候,发现茶几上有两个信封,打开一看,各装了五千块钱现金。孙富贵拍着信封,大声地对窝在房间里的赵前进和钱多雨说:“兄弟们,老哥把钱收下,我说话算数,祝你们心想事成!”

又花掉五千块钱,赵前进心痛,但转念一想,还是那句话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五千块钱,让自己离成功更接近一步,值!而且,他想到对手钱多雨也付出了同样的代价,心理更平衡一些。现在的关键是,怎样打败钱多雨。

赵前进一直在思考着,有一天,赵前进终于想到了一个计谋,不过这事自己一个人完成不了,还得孙富贵来客串一把。

赵前进找到孙富贵,说了自己的计谋,请他帮忙。孙富贵起先不愿意,但赵前进说愿意出两千块钱的报酬,他答应了。

5.阴谋诡计

这天晚上,孙富贵按照计划找到柴小姐,寒暄过后说:“柴小姐,虽然我现在退出追求你的行列,但是我一直还在关心你。我知道你现在对到底是选择赵前进还是钱多雨举棋不定,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做出选择。”

柴小姐问是什么办法。

孙富贵说:“我假装绑架你,然后以绑匪的身份,分别给赵前进和钱多雨打电话,索要赎金。赎金不要太多,要在他们能承受的范围内。在电话里,我故意泄露你认识绑匪。按江湖规矩,既然你认识绑匪,绑匪得到赎金后,一定会杀人灭口。如果那两个男人中的某一个真的爱你,他一定会支付赎金,为什么呢?明知道你会被杀,他也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,这不是真爱是什么?如果他们都选择不支付赎金,说明他们并不是真的爱你本人,而是另有所图。当然,这不是真绑架,这是爱情大考验,就像我市电视台的纪实栏目——全是假的。这个我们事先要写个协议,免得以后有麻烦,你看好不好?”

柴小姐想了想,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,同意这么干。于是两人写了一份协议,开始演戏。

紧接着,孙富贵马上到外面买了张手机卡,装到自己的手机上,拨通了钱多雨的电话,他故意哑着嗓门,恶狠狠地说:“你是钱多雨吧,别问我是谁,告诉你,你的马子柴小姐现在在我手上。老子现在缺钱,想问你借点。老子也不想为难你,要得不多,就一万块。你要是答应给钱,柴小姐就安然无恙;要是不答应,我就撕票!”

钱多雨接着电话,正激烈地思想斗争着该不该给钱,忽然听见电话里传来柴小姐的声音:“吴大头,你怎么这样?我平时对你不薄……”话没说完,忽听“噗通”一声响动,大概是绑匪吴大头击倒了柴小姐,随即,又传来绑匪的声音:“钱多雨,你明白我的话没有?我限定你在半个小时以内,把一万块钱打到柴小姐的卡上,否则,我马上撕票!我还要告诉你,你不要报警,我们对你的情况了如指掌。你住在花园小区809房,你老家在安徽安庆,你有个妹妹在合肥上大学。你要是胆敢报警,坏了老子的好戏,你和你的家人没个好!”

如果说先前钱多雨还在矛盾,那么听完手机里刚才的一段动静后,钱多雨已经不矛盾了:柴小姐已经被控制,银行卡已经被绑匪拿到,巨额的存款肯定没影了;最关键的是,绑匪是柴小姐的熟人,无论自己给不给赎金,她都是一个死。自己追柴小姐,并不是真正爱她本人,爱的是柴小姐能给自己带来的钱财。现在柴小姐已经没价值了,再也没有必要为她干傻事了!

于是,钱多雨回道:“好汉,我没有钱,你想对柴小姐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反正我没有钱。我不会报警,请你也别伤及无辜。”

挂了电话,钱多雨没有按时给赎金,也没有报警。他疲惫地靠着沙发,反思着这些天来的荒唐。帅气的钱多雨自然不肯委身于比他大好几岁的肥胖女人,之所以假装痴情柴小姐,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。钱多雨过够了这紧巴巴的日子,他已经和几个朋友商定好,筹资开一家公司,可几个朋友都是穷光蛋,没有启动资金。发现柴小姐这个巨大的金矿后,他和那几个朋友商量,从感情上摆平柴小姐,火候到了,再水到渠成地找她借钱。所以,钱多雨这些日子花在柴小姐身上的钱,都是几个哥们的集资款。事到如今,哥几个的血汗钱只好打水漂了,怎么向穷哥们交代啊……

赵前进当然是有所准备,他早就躲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等着搭档孙富贵打来的电话。终于,手机响了,接通电话,手机里传来孙富贵沙哑的声音,那言辞自然和刚才的一样,柴小姐也做了相同的表演,但不同的是,赵前进做出惊慌失措的架势,撕心裂肺地大声说:“兄弟,一切都好说,我马上把钱打到卡上。兄弟,你千万不要伤害柴小姐,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!”

孙富贵挂了电话,频频点头对柴小姐说:“柴小姐,患难见真情,谁才是真正爱你的男人,你清楚了吧?”

柴小姐含着眼泪点着头,自然,这份激动是献给赵前进的。

半个小时后,柴小姐的卡上多出一万块钱,孙富贵的戏演完,告别了柴小姐,回到赵前进身边。两人击掌庆贺,随即先后回到宿舍,见钱多雨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会心地相视一笑。

不一会儿,赵前进接到柴小姐的电话,柴小姐哽咽着说:“前进,绑匪放了我,我现在安全到家了,你放心吧。这辈子能找到你这样的男人,我知足了。前进,明天你来找我,我们一起回我老家,跟我父母打个招呼,然后我们就结婚吧!”

赵前进像所有煽情电视剧的男主人公一般,表述着自己对柴小姐的关切和思念,又再三安慰柴小姐好好休息,约定明天不见不散。两人说不尽的甜言,道不尽的蜜语。

第二天,赵前进本准备一早就奔到柴小姐那里求婚,可公司临时有急事,耽误了一个上午。处理完公司的事务,他匆匆赶回来,直奔柴小姐家。

6. 利令智昏

赵前进手捧鲜花,怀着激动的心情,摁响了柴小姐家的门铃。很快,内门开了,隔着防盗门,柴小姐出现在他的面前。赵前进忽然发觉,柴小姐今天的装束打扮和以前有所不同,仔细一看,是更朴素了。 他来不及多想,急吼吼地想进门,柴小姐朝他嫣然一笑,小声地说:“前进,稍等!”说完,她又转身走回去。

这时,赵前进才发现,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一对中年男女,没等他细想,忽听见柴小姐恭恭敬敬地对那对中年男女说:“周先生,周太太,我出去一下可以吗?”

那个“周先生”只顾看着报纸,没有说话,周太太说:“也可以,不过要快点,我们刚回来,有点累,你过会儿带玛莎出去散会儿步吧,我怎么觉得玛莎瘦了呢!”

柴小姐恭恭敬敬地说着“好”,转身要出门。赵前进早发觉势头不对,看这架势,这豪宅的主人是那对中年男女,那柴小姐是干啥的?赵前进不敢往下想,他一时失去理智,双手撞击防盗门,高喊道:“开门开门!让我进去!”

柴小姐大惊失色,不停地朝他使着眼色,示意赵前进不要冲动,可赵前进如何能不冲动?因为这势头不对啊!这时,周先生抬起头,威严地望着赵前进,又厉声问柴小姐:“怎么回事?他干吗在外面大喊大叫?”柴小姐小声地解释说:“他是我未婚夫,找我有点事情。”

周太太走到赵前进面前,警惕地问:“你进来干什么?这可是我的家,你再这样胡闹,我要报警了!”

赵前进脱口而出:“你们是主人,那柴小姐呢?她和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周太太不耐烦地说:“她是我们家保姆啊!这一个多月我和老公出国旅游了,留她看家,照顾玛莎,犯法吗?”

赵前进一下散了架子,双腿一软,“噗通”一声坐在水泥地上,撕心裂肺地嚷道:“你是个老保姆!你是个老保姆!你个老保姆怎么骗人呢?”

周太太发觉有问题,严厉地盯着柴小姐问:“柴二妮,怎么回事?我们不在家这段时间,你是不是打着我们的旗号招摇撞骗?”

柴小姐委屈地说:“我没有骗谁,我都实话实说的。他们问我老公哪里去了,我实话实说,他出车祸死了;他们问我有没有企业公司,我说没有;他们从来没有问过我是不是这家的主人。其实有好几次我都想跟他们说,我是个保姆,可是,看见他们那么喜欢我,我不敢说,我怕失去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,你不知道,他们对我多好!”

周太太逼问道:“他们?这么说还不止一个,他们是谁?”

柴小姐继续“实话实说”:“是和我男朋友住在一起的两个人。”

赵前进听了个明明白白,原来柴小姐不是所谓的寂寞贵妇,他顿时怒火万丈:“谁是你的男朋友?你没事穿着真丝睡衣在屋里走来走去干什么啊?你穿着名牌衣服拖着哈巴狗在外面干什么?”赵前进瞪圆了眼睛,朝着柴小姐暴吼,“把骗我的钱还给我!”

柴小姐小声地说:“前进,我没有骗你啊!打麻将的钱我赢的,不要还了吧;吃饭的钱咱们是一起吃的,不要还了吧……不过你们给我爸爸的钱,我可以问爸爸要回来。”

周太太听出了名堂,脸色更严厉起来:“柴二妮,我不在家的时候你穿我衣服,还穿我睡衣了?你胆子不小啊!”

柴小姐吓得瑟瑟发抖,哆哆嗦嗦地说:“周太太,对不起,自从我老公死后,我还没有穿过新衣服呢,哪个女人不爱美?我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周先生走到防盗门外,看着赵前进,说:“小伙子,我基本上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。我想对你说一句话,这句话是—利令智昏!三个大老爷们,看见一位住豪宅的妇女,就理所当然地认定她是贵妇人,就想把贵妇人追到手,为此不惜代价!是什么让你们这么弱智,闹出这场笑话?是你们想不劳而获的急躁心理!”

接着,周先生又说了起来:“小伙子,你抬起头来,看看我和我太太,估计我们有多大?”

赵前进抬起头来,看着中年男人和中年妇女,疑惑地说:“说这些干吗?”

中年男人说:“你猜猜嘛,猜完了,再听我说,或许对你有好处。”

赵前进想是不是主人愿意替保姆赔偿他的损失呢,观察了一会,说:“你们大概四十五六岁吧?”

中年男人说:“错了,我三十八,我太太三十五。为了住上这样的房子,我和我太太付出的努力你可能想象不到。和你们一样,我们也是草根,对我们来说,天上不会掉馅饼,我们从来也没有指望天上掉馅饼。想过上好日子,不要奢望别人,得靠自己豁出命来搏!”

赵前进琢磨着周先生的话,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,往电梯里走去……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